服务热线:

民企参军:不是说声“爱你”那么简单

作者: 盟升科技时间:2017年03月21日

 

民企参军:不是说声“爱你”那么简单

绿色方阵 2017-03-14 20:09

作者:孙兴维

3月12日,习主席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立足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深厚土壤,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深入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开展军民协同创新,推动军民科技基础要素融合,加快建立军民融合创新体系,下更大气力推动科技兴军,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为我军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领域是军民融合发展的重点,也是衡量军民融合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目前,我国“民企参军”取得重要进展,军民结合产业以每年超过20%的增速发展,已有1000多家民营企业获得了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透视“民企参军”这一鲜活样本,我们希望通过“热潮”之下的思考,推动“冲刺”之后的蓄力,共同走向军民融合新的春天。

 

2016年 10月20日,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会同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防科工局、全国工商联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览暨高层论坛在京开幕。

此次活动先后有700余家民营企业报名参加,主办单位严格评审筛选,最终确定了87家民营企业入展。同时,主办单位还专门编印了《民营企业和产品技术汇编》,在展览期间介绍没有入展的民营企业及其产品。

这不,一家民营企业的“无人机侦察应用解决方案”吸引了一名部队代表的视线。

眼前似乎是“热恋”——

市场和政策利好,民营企业纷纷试水抢滩,参加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的163家单位中,民营企业达87家,超过半数

隆冬,山城重庆雾浓人喧。

重庆鹰谷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车间内,经理卜晖正在给中国航天某部的考察组介绍光电产品。

陈曦,三十出头、一脸朝气。他是此行考察组带队,这一次要与鹰谷共同探讨解决激光探测抗日光干扰等技术难题。他笑着对记者说,通俗地讲,就是通过攻关,达到白天能看到星星。

考察组中的博士叶茂生插话说,一个月前,他们就某型产品提出修改意见,鹰谷公司一个星期就把样品做好了。这种工作效率很赞。“你们可是军工企业的‘国家队’,来合作是我们的荣幸。”卜晖接过话茬。

令记者新奇的是,采访当天,就有3拨军工企业“国家队”前来“对接”技术,鹰谷的魅力何在?卜晖告诉记者,最主要的是企业掌握了这个产品的核心技术,这个技术主要靠我们民营企业灵活的机制,通过自主创新,发挥核心技术和资本优势,从而形成的竞争优势。

像鹰谷这样的一大批“民参军”新兵,正在各地茁壮成长。

凭借150余项专利,在卫星通信、导航领域小有名气的成都盟升科技公司,先后与50多家国有军工企业建立合作关系,销售额从几千万跃升到几个亿。

“不少优质民营企业已初步形成研制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人才、技术优势,特别是在光电系统、新材料技术等方面,部分民营企业的技术水平遥遥领先。军民融合的深度发展,有利于提高管理和生产效率,为增强国防建设提供重要的支撑力量。”陆军重庆军代局局长卓枫告诉记者,从国际市场来看,军工实力位居全球首位的美国,其军工企业近90%为私营企业,军民融合高度发达。在我国,随着军民融合成为国家战略,民营企业占军工企业的比例越来越重,“民参军”的队伍越来越壮大。

卓枫观点的背后有这样一组数据:参加2016年10月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的163家单位中,民营高技术企业达87家,超过半数。

 

陆军北京军代局某军代室加大对“民参军”企业的帮扶和检查力度,有力确保了产品质量。图为军代表与秦皇岛耀华玻璃钢股份公司技术人员共同进行技术攻关现场。

3年前,陆军北京军代局监管范围内只有52家“民参军”企业,如今达92家;武汉军代局监管范围内,从3年前的不足10家“民参军”企业发展到如今的50多家……

作为国家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之一,四川把军民融合作为全面创新改革的重要内容。四川省国防科工办主任许州告诉记者,四川是全国门类最齐全的军工生产大省,上世纪90年代初,全国第一家给军工企业做配件的民营企业泰格微波公司就在四川。2015年,全省军民融合创造产值达2660多亿,排名全国前列。

作为兵器工业重镇的西安,全市从事军品科研生产配套的民口企事业单位数量,已由2010年的90多家增加到现在的800多家,产品涉及陆、海、空、火等各军兵种,配套单位涉及十大军工集团。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背后是市场和政策的“东风”——

2014年5月20日,原总装备部、国防科技工业局、国家保密局联合下发《关于引导优势民营企业参与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和维修的措施意见》,围绕民营企业“参军”路线和主要环节,从“政策法规、市场准入、公平竞争、信息互通、过程监管”等五个方面改革创新,筹划启动了32项“民参军”措施任务。

2015年9月,国家公布新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大大扩充准入范围,加快吸纳优势民营企业进入武器装备生产和维修领域,有力推动军工开放,促进市场有序竞争。

 

牵手之后,还须迈过哪些坎——

虽然发展形势大好,但问题依然不少。发展不协调、需求不对接、资源不共享等因素形成的结构性壁垒一时难以打破

烟一根接一根,话题却只有一个。在云南锗业公司会议室,缕缕烟圈在空中飘来飘去,董事长包文东和几位副总谈起“民参军”的话题,似乎有说不完的困惑,语气时而急促,时而高扬……

“和过去相比,现在‘民参军’的政策好多了,但还需要不断加强。”包文东坦率直言:发展不协调、需求不对接、资源不共享是核心问题,传统的军民二元结构并没有打破,体制障碍没有完全破除,军民二元分立,各自为政,融合机制难以构建。

“就拿我们的产品来说吧,我们企业曾参与起草、制定和修改的锗业国家标准10项,行业标准2项,产品质量一直很过硬,但总有人对民营企业不放心,我们的产品3年前就被欧洲国家采用,3年后才用到国内,这种观念不转变,‘民参军’就很难有大发展。”包文东一边不停地摆着双手,一边感慨道,“尽管民企具备承担任务的能力,但实际参与仍然有限。”

“是的,这种对民营企业的偏见不解除,‘民参军’就会遇到‘玻璃门’。”云南锗业公司与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共同成立的光电半导体材料联合实验室教授惠峰接过话茬说,现在有些国有军工企业,对民营企业的发展状况、研发实力、技术水平不了解,认为民营企业的产品和技术不可靠,不愿用民营企业生产的军工产品。

“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是中国企业,同样受国家的法律制约,进入军工产业同样遵守军工产业的管理制度和规定,应该一视同仁。”感同身受的深圳某民营企业负责人直言不讳,少数人觉得民营企业不受国家控制,担心民营企业唯利是图,干着干着半途撂挑子,这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误区!

观念有偏见,体制机制也有障碍。采访中,某民营企业老总说,项目审批程序繁琐,资质确定周期长,缺乏研发经费、税收直接减免等支持,特别是信息不对称,部队需求与地方资源之间还未实现互联互通和良性互动。

 

(时时彩2期必中全体计划)军方代表参观装配生产线

 

(时时彩2期必中全体计划)军方代表指导产品调试

民营企业有苦水,部队也有自己的心事——

“民营企业进入军工领域尚处于起步阶段,规模小、数量少。部分企业科研试验条件较弱、资金实力不强,人才、技术、品牌等方面的积累不足。”陆军武汉军代局有关军民融合的调研报告显示:有的民参军企业承担整机装备的能力不足。民企的专业化程度高,虽然有其优势,但在“参军”过程中,受行业限制,很难承担整机装备,大部分只能承担配套产品或零部件的生产,且部分企业技术单一,持续发展能力弱,综合竞争力不强。

对少数“民参军”企业而言,质量管理体系建设不足是最大的“短板”,长期从事军品质量监督的陆军重庆军代局驻成都某军代室总代表李泉谈出了自己的观感:横亘在民企与军企之间的,还不仅仅是技术与资金。对军标不够熟悉,执行标准意识不强;对军品科研生产程序不够清楚,过程控制随意;对于军品全过程、全寿命管理理解上有偏差等问题,都要下功夫加以解决。

 

成都盟升电子子公司美国参展成员大合照

一起“过日子”,要有打破“藩篱”的勇气——

观念落后比枪炮生锈更可怕。推倒“观念墙”是首要。民营企业在军品生产中应该占有更重要的地位,正在成为全社会共识

“我们在制导和控制领域拥有核心技术。”北京某民营企业老总自豪地说,他们是一家主战武器的系统供应商,中国常规制导炮弹领域的重要企业。

如今,一批民营企业的技术创新水平、产业规模,已经不亚于军工企业。用足用活用好“民参军”的科技、人才、信息和体制机制优势,对于提高整个国家的国防军工水平必将产生巨大推动。

“民营企业在军品生产中应该占有更重要的地位,已成为全社会共识。”陆军重庆军代局局长卓枫对“民参军”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说,当前我国军民融合发展正处于攻坚期,只要找准国家、军队、企业利益的契合点,阵痛和阻力都将是短暂的,既有的藩篱终将被打破。

“观念落后比枪炮生锈更可怕。推倒‘观念墙’是首要。”一向心直口快的四川省国防科工办主任许州认为,更新观念是重点,“民参军”不是民企替代国企,而是通过这种方式促进国企改革、进步,形成混合竞争、共同发展。

一直关注军民融合研究的陆军武汉军代局,2015年开展过一次大 规模调研,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该局政委周顺提出了他的研究观点:用法制来规范军民融合任务内容、适用范围、程序方法、奖励惩处等,充分发挥政策杠杆的引导作用、制度约束的刚性作用;制定有利于民营企业参与军工科技创新的财政、金融、税收、科技等方面的支持政策;科学制定保密标准、资质条件、准入程序、评估方法等具体实施细则;探索建立竞争性装备采购负面清单制度。

令人欣喜的是,为破解信息的不对称,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已上线两年多,为军地企业架起一座信息桥梁。首批5个异地查询点,也于2016年5月29日在西安、沈阳、上海、深圳、重庆同时开通。据设在陆军重庆军代局的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分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专门为军、民企业提供信息查询服务。

“军工产品是个广阔天地,呼唤大有作为的人,但要清楚怎样作为。”目前“民参军”基本上都是“三自企业”:自筹资金、自主研制、自主开发,风险不小,“入行”要谨慎。采访结束时,许州通过本报提醒少数民营企业,在“民参军”热中要有冷思考,科学评估,一定要找到军地对接的突破口,不要盲目上项目。

 

外国客户合影留念

值班编辑:梁晨

来源:军营观察家